其实我蛮喜欢武侦宰那种完全体的感觉。到救人的一边去以后他慢慢成长为一个完整的人。不可否认侦探社的人也给他带来了变化,港黑和武侦同时成就了现在的他。很多人提到过港黑给他的影响怎样怎样深,但其实武侦社的生活也在影响他啊,否则何来DA里那句“到救人的一边确实更好”呢。

宰从黑时走过来,再经历两年潜伏期和两年武侦生活,到了漫画正篇的时间线里,宰该经历的个人成长阶段也差不多经历完了,差不多是满级状态了。所以很难想象武侦宰会有什么很大的情感波动,崩溃这样的感情都不太适合放在他身上了,顶多会因为局势超出自己预料而震惊一下,或者局面危急的时候会紧张严肃起来,像是得知敦遇上Q的时候还有差点让陀思跑掉的时候,但那本质上都不是因为自己的事,感觉还是戳不到他的痛点。他可能会因为别人的事心跳加速,或者因为局势变故而认真专注,但不会因为自己的事心碎崩溃了,除非还有什么其他变故……

他的目光很少投在自己身上,也不会去引导别人关注自己,所以我暂时很难想象武侦宰哭的样子了,换作任何一个时期,黑时或者beast,我都觉得他都是可以哭出来的,尽管beast宰或许是记忆最多的经历最多的,却让我在敬佩的基础上多了一些心疼——他是真正孤军奋战而又不被理解的一个人,压榨自己的生命力去完成自己的构想,把自己能做的全部完成、榨干自己的价值以后再选择牺牲,成全了这个世界,他的死是他为这个世界做出的最后一件事。春河老师笔下的beast宰就多了一份阴郁疲惫的气质,真的很累很辛苦啊。


如今的剧情里,晶子和宰的历史都被扒了,但两个人的情况不太一样,晶子的是历史遗留问题。她的问题并没有妥善解决,而她当初只是逃离了那个地狱,如今她的过去又再次追了上来。而太宰本身不在意自己过去,或者说他已经和自己的过去握手言和了,已经离开自我束缚的茧同自己和解,况且他对此也很坦荡,他已经和武侦社的大家坦白了自己黑手党的过去,甚至还可以笑着和国木田说“因为我以前是黑手党”,这里的笑也不是什么强颜欢笑,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悲情。所以宰的历史被扒,条野采菊说他能看到太宰愤怒。这里宰的神情比较复杂,我觉得不是因为太宰被自己想逃离的历史追上了,而是因为最后他还是被逼到不得不迈出入狱这一步棋,他能预料到侦探社未来的艰苦坎坷。

再扯回话题。我觉得武侦宰是宰的完全体时期了,他跨越了昨日的历史伤疤,但仍保留着往日的纪念,仍在践行“就按照你说的做”这句话。所以提到太宰我的第一印象还是温暖明朗温柔,而不是阴险 不是“黑”。

因为不论善恶,他始终都是个有分寸的人。分寸这个词可大可小,但我觉得宰的分寸也是他迷人的地方。他不是典型的好人,甚至在一些时候也会流露一些“必要之恶”,但他是个懂分寸的人没错。


(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自己想说啥了ry今天也是快乐武侦女孩ww


除除草,关于beast加笔的一些个人解读

之前beast原版结局里森先生已经遇害,而在朝雾之后的修改里森先生的结局有了较大变动……森先生的存活也让我梗了一口气,真的太好了

※个人理解向

————
织田作和森先生都去收养小孩了,一个是芥川的前辈一个是敦现在的老师,这个对比好像也挺有意思,芥川和敦都要过被小孩子簇拥的生活了😂

森先生说他和太宰教育方针不同,好像是这样的。同样是面对敦和院长的事,正篇里太宰在车站说“我无权夺走你的过去”,而beast森先生是“把那个手表破坏掉”、“你没必要成为被表扬的学生,错误的是前任院长”,等等等等。

当然两个世界院长的死因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敦的精神状态也是不同的,正篇敦得知真相后显然也是难以接受的,但是他不会原谅院长施加的非人折磨,但这个恶魔原来也是爱着他的,原来也为了他做出了那么多事情,是一种扭曲矛盾的情感。if世界里敦杀死了院长,这种情感矛盾更加激化,被激发到令人崩溃的程度。那么单一变量看beast宰和beast森的教育方针,宰并没有要求敦逃离院长的阴影,也默认了敦将手表留在身边,对于那份过去予以尊重和保留,但森先生和芥川希望敦能够跨越,能够向前看。

当然一个人要活下去,向前看和向后看都是不可缺少的,最后森先生也没有强制敦破坏手表而是让他如果能找到其他办法的话就用其他办法,这也是森先生的温情之处。

不可否认太宰和森先生都是想看到敦的成长的,森先生和宰的教育方法不同,但也算殊途同归了吧。

话说起来那句“眼前就有一个想要死去的少年。想去救他却救不到他——这种事情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是指宰吗……我在想,beast全员都变了,那森先生呢,正篇里代表绝对理性、逻辑思维化身的森先生啊,现在他终于能卸下组织奴隶这个重担了吧,不用再为了城市平衡而苦心孤诣经营港黑了,森先生能够做一个简单的医生,做一个孤儿院院长……也算是到了救人的一边去了,也算是得到了救赎吧😞

这么看来beast结局也算皆大欢喜了呀……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的了,道别已经道出,最后一面也已经见到,港黑不是离他不可,两个孩子的前途是光明的,他这次也好好守护到了这个城市,这个世界不会毁灭。而唯一的遗憾是看不到织田作的小说,但那没关系,因为他坚信对方一定可以写好。

太宰本人没什么意难平,算是得偿所愿求仁得仁了,连最后的神态都像是回到了家,这不是因为他终于自杀成功终于迎来了死亡,而是他尽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努力保护了这个世界,他做到了,他问心无愧,没有遗憾。

意难平的只是读者,只是读者而已啊。



胡言乱语xjb逼叨

我希望提到织田作大家能想到的不只有刀,我走过的视频遇见好多哭织哭if线的弹幕,提到织田作不要这么丧呀。


其实我觉得织带给宰的应该是一些很明亮很温暖的感情,跨越悲痛和孤独的力量,宰缅怀织的神情从来都是柔和的。其实我觉得宰频繁想到织并不是因为挚友死亡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而是他一直源源不断从挚友的话语中得到继续向前的力量,那些曾经温暖他的东西,未来也必将继续在他心里发光发热,宰在剧场版也提到过救人的一方的确更好。当然做个好人同样不容易,况且他一直活跃在前线,他现在所受的伤也不少,被刺 毒杀 枪击,以及各种各样的挨揍,明明是一个讨厌痛苦和疼痛的人啊,却也极能忍痛极能负重。


有些伤可能不会愈合,有些孤独无法被填补,如黑时篇所言他会一直徘徊在黑暗里,但现在的他已经能够同这份孤独握手言和了,他不必再去苦苦寻找填补孤独的办法也可以好好活下去了。

这和他面对人类罪恶的时候的心态是类似的:

“但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尽管现在会做一些“自杀”举动,但实际上他现在已经不再想死了。不是为了什么人的存在而活下去,而是现在的他能够以一种豁达的心态去跨越去包容那些无法被任何东西填补的孤独了。他的问题终究还是自己解决的,但织田作的话让他找到了方向,这是我的理解。


今天突然被这么多人发现了……实在是受宠若惊()很荣幸一部分观点能被认同,也非常感谢戳进这里的朋友,但是我还有点担心会戳雷,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一点比较好😂文野我的初心cp是odz,多少有先入为主的影响所以不雷宰右,宰中心任何cb都可以接受但不是所有同人都能吃,有些cp虽然不雷但也不会主动去搜,平时一般点红心很少点蓝手(因为本身没有多大影响力点了也起不到很大的宣传作用…),如果我的发言或者取向让一些朋友感到不适请及时离开没有关系orz……入坑以来我一直是卑微宰妈OTZ


beast

其实beast宰也并不嫉妒芥可以留在织的身边啊,甚至觉得芥川找到了一个好前辈,说起来beast宰对芥也是有感情的,这个世界里只有他有记忆,有这方面的情感,这就显得这个世界对他太冷酷了。也或许是beast宰对此毫无悬念的权衡,他想要这个世界存在,想要织实现他的梦想,哪怕不再介入那些人的生命也无所谓。

说到底有了其他世界记忆的他和这个世界也有些格格不入,哪里是他的归所呢,他是被留在黑暗里的人,偏偏有光明的记忆,就像有执念的幽灵一样。反过来想,其实宰还是宰啊,少了任何阶段都不完整。而beast宰显然也有武侦宰的记忆,只是同样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下变成了不同的样子。

虽然武侦宰自信从容开朗逗趣的个性,在beast宰这里就不会再见到了……beast宰和费佳居然有一丝相同的气质,都有一种憔悴的美感……果然他们是同类吗

我不觉得beast宰会有这么多争议,他也同样在保护这个城市乃至这个世界,这点和武侦宰是一样的……

我觉得不论是宰追击陀时误判还是陀咖啡店被捕,他们反应过来被对方摆了一道时的震惊都是真的。

他们算计的时候预测了很多的可能性,并且每一条方案都有备用计划。宰乘坐的车是移动的,应该就是为了应付陀总不在基地的情况,因为有这个可能性,所以宰提前备好后路去找菲总。基地里抓错人是真的误判了,好在他有备用计划能够及时弥补。陀思入狱也是同理,他早早预测到了很多的可能性并且为每一种可能性备好后备计划,撤离的A计划终止,即实行入狱以后的B计划,也同样在计划可控的范围内,但是太宰借用神之眼找到他确实在他意料之外,这迫使陀不得不启动另一个计划。他们的高明之处不在于他们策划的路线不会出错不会失误,而是他们能够预测所有的会使计划偏离轨道的可能性并且能找到解决办法,能够及时弥补漏洞,一个方案出问题也在考虑范围之中,他们尚有后备计划,所以能够维持计划继续运作。

这体现的不仅是他们对风险的把控,对可能性的预测,还有他们及时纠错的能力。


有时候我真希望宰单着也不想让他被某些cp粉这么糟蹋

吐了


-角色厨,宰中心,allCB。
-除明显侮辱性质的言论和同人以外没有什么雷点(天雷宰渣论)
-没带任何tag,没有艾特任何人,圈地自萌自言自语一人独乐乐

无意去影响去同化什么人,无意让别人接受或者认同我的观点,写小论文只是想表达个人理解,只是想给自己一个说法,想给我推画张肖像。不是想去规定什么框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认知。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仅仅是想表达我看到的。仅代表一家之言,如能引起共鸣已是万幸。圈地自萌,不和任何人争论角色理解问题。

谢谢您的尊重